首页 > 古诗文 > 明代 里妇寓言 〔明〕马中锡_古文观止_故事大全

明代 里妇寓言 〔明〕马中锡_古文观止_故事大全

作者:佚名 ,发布时间:2018/7/26 12:29:15 ,View:2

    【作者简介】

  马中锡(1446~1512)明代著名文学家。字天禄,号东田。故城县(今属河北)人,祖籍大都(今北京一带),明永乐初马氏祖先自大都迁徙至河间府故城县,后定居地命名为马庄(今故城县夏庄乡东马庄)。祖父马显,赠都察院右副都御史。父马伟,曾为唐府长史,因为直谏违反王意,被关进囚车押送京师,全家也被拘禁。马中锡因为年纪尚幼没有被拘,他便到巡按御使处申诉怨情,御史向王转述此事,终于使家人得到释放。后来马中锡又奉母命到京城申冤,最终令父亲沉冤昭雪。马伟最后官至浙江处州知府。
  马中锡一生为人同父亲一样刚直不阿,故仕途坎坷,一向为朝廷所不容。成化十年(1474) ,马中锡参加乡试高中第一,一年后即明宪宗成化十一年(1475)中进士,授刑科给事中。当时万贵妃之弟万通仰仗姐姐的权势,骄横不法,马中锡两次上疏弹劾,两次被罚于午门之外受杖责,却依旧不改嫉恶如仇的本性。嘉善公主因侵占民田,被马中锡依法勘还于民;太监汪直、梁方作恶多端,马中锡又上疏揭露二人。因为多次揭露权贵的不法行为,导致他九年未能升迁。后经过考察政绩,终于转任云南按察佥事、陕西佥事,督学副使。弘治五年(1492),召为大理右少卿。南京守备太监蒋琮与兵部郎中娄性、指挥石文通互相揭发,牵连数百人。中锡偕同司礼太监赵忠等前往处理,很快便水落石出:娄性除名,蒋琮下狱抵罪。不久被提拔为右副都御史,巡抚宣府。任内弹劾罢免了贪腐昏庸的总兵官马仪,革除镇守以下私人使用的军队,把他们编入军队。边寇曾经犯边,马中锡指挥军队打败了他们。在任三年,因病辞归故里,在故城隐居了七年而不出仕,中外交荐。
  明武宗即位,马中锡再次入仕,初巡抚辽东,清理土豪侵占田地三、五万亩,还之于军。弹劾镇守太监朱秀置官庄、擅马市等罪。正德元年(1506),改任兵部右侍郎。宦官刘谨为爪牙朱瀛冒请边功,尚书阎仲宇同意了,但是马中锡坚决不同意。刘谨大怒,下矫诏改马中锡南京工部,第二年又强迫马中锡辞官。那年冬天又被诬以“边储腐损”的罪名,逮捕诏狱,并械送至辽东,责令补偿“所收的腐粟烂谷”。辽人在夜里聚众为变,侍郎韩福到狱中请求马中锡帮助平息,中锡登上城头,对聚众头领喊道:“马某在此!”于是众人散去。一年以后结案,削职为民。等到刘谨因为谋逆被凌迟之后,武宗又下诏命其巡抚大同。马中锡为官清廉,所到之处革除弊端,任用仇家,因此而闻名天下。
  正德六年(1511),刘宠、刘宸等聚众在山西、河北、山东一带起义,严重威胁朝廷的统治。吏部尚书杨一清推荐马中锡为右都御史提督军务,与惠安伯张伟统率禁军南征围剿。马中锡等受命出师,接连在彰德、河间打败起义军,因功进左都御史。然而,多年在官场的经历以及实地考察了当地的吏治之后,马中锡认为起义民众大多是良民,造反只是为贪腐官吏所逼,不得已而为之。更重要的是围剿将会给当地人民造成巨大的灾难。因此上疏主张招降,并且下令:“贼所在勿捕,过勿邀击,饥渴则食饮之,降者待以不死。”马中锡甚至亲自前往起义军驻地德州桑园,与起义军宴饮,并好言抚慰招降他们。起义军众人很感动,一边拜谢马中锡,一边流泪。刘宠想要投降,刘宸却叹道:“骑虎难下啊!如今宦官窃取了国家大权,是人人都知道的事。马督堂能自己做这个主吗?”刘宠听到这番话,也就打消了投降的念头。不久起义军路经故城,互相告诫不要骚扰马中锡的家。话传到了京城,开始有人诽谤马中锡是因为自己家的缘故而纵贼不战。皇帝受到鼓惑,传旨令陆完督师,将马中锡和张伟召回。
  回京后,马中锡和张伟下狱论死。正德七年(1512),67岁的马中锡死在了狱中,归葬故城;张伟革爵。正德十一年(1516),巡按御史卢雍追讼中锡冤,说:“贼实际上愿意归降,但佥事许承芳对此事有顾虑,暗中请求增兵,是在怀疑贼的用心。等到贼再次受约谈归降之事,刚到军门,而马中锡的槛车已经在路上了。”朝廷于是恢复了马中锡的官职,赐祭,荫子。嘉靖九年(1530),题崇祀乡贤祠,宣府军民建昭德祠。故城人民也为他建了专祠,一直到民国时期,遗迹尚存。
  马中锡长于散文,他能不依门傍户而卓然自立,文章写得横逸奇崛,成就颇高。他创作的寓言故事《中山狼传》,写东郭先生以“兼爱”之心救狼,险被狼所害。说明对狼一样的恶人绝不可讲仁慈或抱任何幻想。相传此作是讽刺李梦阳负康海搭救之恩的(一说,《中山狼传》为唐代姚合或宋代谢良作,马中锡只是修改)。《中山狼传》文辞华丽优美,故事发人深省,深受后人的喜爱。明清两代曾多次被改编成杂剧搬上舞台,现代又将它搬上了荧屏。马中锡亦工诗,其诗善写景,尤长于借景抒怀、感叹兴亡。马中锡死后,由其子马师言集其诗文编为《东田漫稿》6卷,今存。同邑孙绪为其集作序,称他的诗劣者亦超过唐代许浑,好者当在刘长卿、陆龟蒙之列。清康熙时其乡人贾棠又刊《别本东田集》15 卷,亦存。
史籍文载
  明史卷一百八十七 列传第七十五 马中锡
  马中锡,字天禄,故城人。父伟,为唐府长史,以直谏忤王,械送京师,而尽缧其家人。中锡以幼免,乃奔诉巡按御史。御史言于王,释其家。复奉母走京师诉冤,父竟得白,终处州知府。中锡举成化十年乡试第一,明年成进士,授刑科给事中。万贵妃弟通骄横,再疏斥之,再被杖。公主侵畿内田,勘还之民。又尝劾汪直违恣罪。历陕西督学副使。
  弘治五年,召为大理右少卿。南京守备太监蒋琮与兵部郎中娄性、指挥石文通相讦,连数百人,遣官按,不服。中锡偕司礼太监赵忠等往,一讯得实。性除名,琮下狱抵罪。擢右副都御史,巡抚宣府。劾罢贪耄总兵官马仪,革镇守以下私役军士,使隶尺籍。寇尝犯边,督军败之。引疾归,中外交荐。
  武宗即位,起抚辽东。还屯田于军,而劾镇守太监朱秀置官店、擅马市诸罪。正德元年入历兵部左右侍郎。刘瑾初得志,其党朱瀛冒边功至数百人。尚书阎仲宇许之,中锡持不可。瑾大恚,中旨改南京工部。明年勒致仕。其冬,逮系诏狱,械送辽东,责偿所收腐粟。逾年事竣,斥为民。瑾诛,起抚大同。中锡居官廉,所至革弊任怨,以故有名。六年三月,贼刘六等起,吏部尚书杨一清建议遣大臣节制诸道兵。乃荐中锡为右都御史提督军务,与惠安伯张伟统禁兵南征。
  刘六名宠,其弟七名宸,文安人也,并骁悍善骑射。先是,有司患盗,召宠、宸及其党杨虎、齐彦名等协捕,频有功。会刘瑾家人梁洪征贿于宠等不得,诬为盗。遣宁杲、柳尚义绘形捕之,破其家。宠等乃投大盗张茂。茂家高楼重屋,复壁深窖,素招亡命为逋逃主。宦官张忠与邻,茂结为兄,夤缘马永成、谷大用、于经辈得出入豹房,侍帝蹴鞠,而乘间为盗如故。后数为河间参将袁彪所败。茂窘,求救于忠。忠置酒私第,招茂、彪东西坐。酒酣,举觞属彪字茂曰:“彦实吾弟也,自今毋相厄。”又举觞属茂曰:“袁公善尔,尔慎毋犯河间。”彪畏忠,唯唯而已。已,茂为宁杲所擒,宠等相率诣京谋自首。忠与永成为请于帝,且曰:“必献万金乃赦。”宠、宸不能办,逃去。既而瑾诛,有诏许自首。宠等乃出诣官。兵部奏赦之,令捕他盗自效。宠等惮要束,未几复叛。党日众,所至,陷城杀将吏。
  中锡等受命出师,败贼于彰德,既又败之河间,进左都御史。然贼方炽,诸将率畏懦,莫敢当其锋,或反与之结。参将桑玉尝遇贼文安村中。宠、宸窘蹙,跳民家楼上,欲自刭。而玉素受贼赂,故缓之。有顷,彦名持大刀至,杀伤数十人,大呼抵楼下。宠、宸知救至,出,射杀数人。玉大败。参将宋振御贼枣强,不发一矢,城遂陷,死者七千人。
  当是时,宠、宸等自畿辅犯山东、河南,南下湖广,抵江西。复自南而北,直窥霸州。杨虎等由河北入山西,复东抵文安,与宠等合,破邑百数,纵横数千里,所过若无人。中锡虽有时望,不习兵。伟亦纨袴子,见贼强,诸将怯,度不能破贼,乃议招抚。谓盗本良民,由酷吏宁杲与中官贪黩所激,若推诚待之,可毋战降也。遂下令:贼所在勿捕,过勿邀击,饥渴则食饮之,降者待以不死。贼闻,欲就抚,相戒毋焚掠。犹豫未定。而朝廷以京军弱,议发边兵。中锡欲战,则兵未集,欲抚,则贼时向背,终不得要领。既建议主抚,不能变。会宠等闻边兵且至,退屯德州桑园。中锡肩舆入其营,与酒食,开诚慰谕之。众拜且泣,送马为寿。宠慷慨请降,宸乃仰天咨嗟曰:“骑虎不得下。今奄臣柄国,人所知也。马都堂能自主乎?”遂罢会。而是时方诏悬赏格购贼。宠等侦知之,益疑惧,径去,焚掠如故。独至故城,戒毋犯马都堂家。由是,中锡谤大起,谓其以家故纵贼。言官交劾之,下诏切责。中锡犹坚持其说以请。兵部尚书何鉴谓“贼诚解甲则贳死,即不然,毋为所诳”。既而宠等终不降,乃遣侍郎陆完督师,而召中锡、伟还。
  初,中锡受命讨贼,大学士杨廷和谓杨一清曰:“彼文士耳,不足任也。”竟无功,与伟同下狱论死。中锡死狱中,伟革爵。十一年,巡按御史卢雍追讼中锡冤,谓:“贼实听抚,佥事许承芳忌之,潜请益兵,疑贼心。及贼再受约,方至军门,而槛车已就道矣。”朝廷乃复中锡官,赐祭,予荫。
诗作选摘
  【瞻元世祖庙】
  世祖祠堂带夕曛,碧苔年久暗碑文。
  蓟门此日瞻遗像,起辇何人识故坟。
  棹楔半存蒙古字,阴廊尚绘伯颜军。
  可怜老树无花发,白昼鹗鸣到夜分。
  【晚渡咸阳】
  野色苍茫接渭川,白鸥飞尽水连天。
  僧归红叶林间寺,人唤斜阳渡口船。
  表里山河犹往日,变迁朝市已多年。
  渔翁看破兴亡事,独坐秋风钓石边。


  【原文】

  汉武帝时,汲黯使河南,矫制发粟;归恐见诛,未见上,先过东郭先生求策。先生曰:“吾草野鄙人,不知制为何物,亦不知矫制何罪,无可以语子者。无已,敢以吾里中事以告。吾里有妇,未笄时,佐诸姆治内事,暇则窃听诸母谈,闻男女居室事甚悉,心亦畅然以悦;及闻产育之艰,则怃然而退,私语女隶曰:‘诸母知我窃听,诳我耳,世宁有是理耶?’既而适里之孱子,身不能胜衣,力不能举羽,气奄奄仅相属,虽与之居数年,弗克孕。妇亦未谙产育之艰,益以前诸姆言为谬。孱子死,妇入通都,再适美少年,意甚惬,不逾岁而妊。将娩之前期,腹隐隐然痛,妇心悸,忽忆当年事,走市廛,遍叩市媪之尝诞子者,而求免焉。市媪知其愚也,欺侮之曰:‘医可投,彼有剂可以夺胎也。’或曰:‘巫可礼,彼有术可以逭死也。’或曰:‘南山有穴,其深叵测,暮夜潜遁其中,可避也。’或曰:‘东海有药,其名长生,服之不食不遗,可免也。’妇不知其绐也,迎医,而医见拒;求巫,而巫不答;趋南山,则藜藿拒于虎豹;投东海,则蓬莱阻于蛟龙。顾有居于窨室焉,遂窜入不复出。居三日,而痛愈剧,若将遂娩者,且计穷矣,乃复出。偶邻妇生子,发未燥,母子俱无恙。妇欣然往问之。邻妇曰:‘汝竟痴耶!古称:未有学养子,而后嫁者。汝嫁矣,乃不闲养子之道而云云乎?世之人不死于产者亦多矣,产而死则司命攸存,又可免乎?汝畏死,何莫寡居以毕世,而乃忍辱再醮也?汝休矣,汝休矣!世岂有既妊而畏产者耶?’里妇乃赧然而归,生子亦无恙。”词未毕,黯出户,不俟驾而朝。--选自《丛书集成》本《东田集》 

  【译文】

  汉武帝时候,汲黯出使河南,假传皇帝的诏令开仓发粮;回来后怕犯杀头之罪,不敢去朝见皇帝,先去东郭先生那里讨教免罪的计策。先生说道:“我是一个乡下佬,不懂得诏令是什么东西,也不懂得假传诏令该当何罪,因此没有什么可以告诉你的。这样吧,举一件我乡里的事情告诉你。我们乡里有一个妇人,没有出嫁的时候,帮着姑婶做点家里的杂事,空下来常偷听她们的谈话,听到她们谈些男女同房的事,耳朵一字不漏,心里不免也舒畅向往;但是听到她们谈到生孩子的艰苦,不免又不高兴,不愿听下去,私下同婢女说:‘姑姑、婶婶知道我偷听,故意骗骗我,世界上真有生孩子那么苦么?’不久出嫁给同乡里的一个青年,身体虚弱,好像连衣服也经不起,羽毛也举不动,只剩一口气,同他结婚好几年,没有能够怀孕。这位妇人既然没有经过生育的苦,越发以为以前姑姑、婶婶的话是错的了。过不多久这个体弱的青年死了,妇人去了大城市,再嫁给一个美少年,心里很满意,不到一年就怀孕了。到快要分娩的前夕,觉得肚子隐隐然发痛,心里害怕,忽然想起当年听到的话,便跑去市场店铺地方,一个一个去请教生过孩子的妇女们,请她们教她免去生育孩子的办法。这些女人知道她傻,欺侮她说:‘可去找医生,他们有药可以打胎。’一个说:‘可去求神巫,他们有法术可以逃免死亡。’又一个说:‘南山有个洞,深得无法测量,你趁黑夜去躲在里面,可以免去生育。’又一个说:‘东海有药,名叫长生,服了不吃饭不拉屎拉尿,可以不生育。’这位妇人不知道这些话都是骗她的,便去找医生,医生拒绝她;去求神巫,神巫不睬她;跑到南山,想躲进草莽却受到虎豹的拒挡;投奔东海,想登上蓬莱神山,却受到蛟龙的阻拦。最后只有地窖可以容身,忙不迭地钻了进去,躲在里面不出来。呆了三天,肚子愈来愈痛,好像胎儿就要生出来了,自己的办法也穷尽了,只好再出见天日。正巧邻居的女人生了孩子,婴儿刚出世,头发还没干,母子都很健康。这位妇人高高兴兴去讨教避免生育苦楚的好办法。邻妇说:‘你真是痴透了!古话说:哪有先学养儿子,再去出嫁的。你嫁都嫁了,难道还不知道儿子该怎么生吗?世上的人不死于生孩子的多了,就是因生孩子而死也是命中注定,又逃得了吗?你既怕死,为什么不守一辈子寡,却要不怕人骂而再嫁呢?你算了吧,你算了吧!世上哪有怀了胎又怕生出来的呢?’这位妇人听了不觉羞愧难当,回到家来,生下孩子,平安无事。”东郭先生的故事没有说完,汲黯就退出门去,急急地等不及马车来,立即上朝向皇帝报告。(钱伯城)  


珍世故事网 (www.zhenshigushi.com) 集成分享 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

版权声明:版权所有029food.com
相关推荐:
友情链接

地址:珍世故事网 中国•西安高新区唐延南路

电 话:029-89528576 传 真:029-89528576 邮 编:710075

Copyright © 2016-2017 LaoJ 版权所有, 陕ICP备14009986号-1